来读读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七十六章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千两百七十六章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小说:神话版三国作者:坟土荒草字数:4477更新时间 : 2022-11-24 08:04:38
    陈曦虽说对于荀爽的死亡有些可惜,对于陈尚的选择也多有哀伤,对于司马僬的死亡多少也报点最后还是走到这一步的无奈,但这三个人的死亡,最起码能说一句,罪有应得。

    也许荀爽和陈尚可以说是并未插手,最多是了解,甚至陈尚都可以说是圈外人,但有些事情好处吃了就是吃了,不能说是拿到了好处,自己没脏手,就没错。

    有些事情是需要交代的,而且需要一个分量足够大的对象来交代才行,没有这个级别,陈曦就算是没有心灰意冷的问题,看他们随便死也不会有什么动容。

    两千石这个级别的官僚确实是挺高,但在陈家这种,老家主死了,来了三万多读书人送葬,乘车而来的有上千的家族眼里,并不是多么的心疼,凭良心说,就当时那识字率,这三万人的关系网,足够将所有官僚一网打尽了。

    所谓的鼎盛豪门,就是这种怪物,哪怕每一次发动都需要消费人情,耗费底蕴,但这样的力量,展现一次,就足够让人冷静冷静了。

    然而袁家的情况不同,袁胤给陈曦说的那句话,陈曦很清楚,是真的,袁家想要救鲁肃的可能性很大,他们家也没有和鲁肃结善缘的想法,他们家已经吃撑了,正在研究怎么消化。

    故而相比于研究如何拉鲁肃搞政策,还不如现实一些,研究一下东欧开拓计划,最起码这个计划里面的利益不会比陈曦下发的政策差丝毫,而且就那么明晃晃的摆在袁家面前。

    这也是这几年,袁家完全不搞事,能让则让的原因,甚至他们都尽可能的龟缩起来,不想在各大世家面前冒头,可以说要不是陈曦不想要什么世家扛旗人的称号,外加实在没有第二个世家能撑得起这杆大旗,袁家早熘了。

    故而陈曦也能理解袁家一直在寻找机会甩掉这玩意儿的想法,可这不代表,陈曦能接受在这个时候,袁家这么干。

    袁家有三个爵位是非常特殊的,这三个爵位分别是袁术的宣城侯,袁谭的邺侯,以及袁家世袭的安国亭侯。

    所谓的列侯世家,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嫡脉世袭列侯,这是比较正常的列侯世家这种列侯世家,只要嫡脉绝嗣一两次就会被除国。J。

    另一种则是如南阳邓氏那种,家里有七八个列侯,那么只要不出现寇氏那种绝嗣到只剩下一个人的情况,绝嗣的那一房大可将爵位给自己兄弟的孩子,当然这个孩子会被过继到这一房。

    袁家就属于后者,安国亭侯这个世袭爵位,在袁逢死后,就由袁基继承,袁基死后,没有儿子就应该由袁术继承,但是袁家出了点小问题,袁术和袁绍都靠特殊的手法获取了爵位,并且获得了国家的承认且爵位都高于亭侯。

    袁绍因为早年受到袁基的照顾,于是将长子袁谭过继给了绝嗣的袁基,理论上袁谭作为袁基一脉的继子,应该继承安国亭侯的爵位,然而架不住这一世袁家的特殊属性一一过继之后产生变态效果。

    袁谭凭能力坐稳的仲国公位置,导致安国亭侯爵位直接没继承人了,有继承权的都有爵位,这爵位总不能丢了吧,丢了那不就亏死了,于是袁谭将爵位还给袁家族老然后由族老之中最年长的袁达先行顶着,这样就不存在给小辈,闹出不公的问题。J。

    故而阮共所谓的安国亭侯,就是已经鲐背之年的袁达。

    这算什么?大家都在死大佬,我们袁家也跟着死一个?

    屁啊!这是逮住机会在清账啊。

    袁家在这件事上是铁定的局外人,不光是陈曦知道,各大世家也都知道,老袁家现在搞东欧开拓,也才将将翻过乌拉尔山,有个屁的时间和精力来搞这些。

    搞赢了好处确实挺多,问题是袁家还有多余的人手和资源继续吃这些好处吗?搞砸了,本身就已经是一群人眼中钉,只是实力够强,没人敢搞事,还得罪一个大佬,那不是脑子有坑吗?

    一想到袁家在清账,陈曦脸色都不对了,之前扫过阮共的寒光,那纯粹是气头上的陈曦散发的实质性的精神。

    最近汉室这边的情况使得陈曦颇有些诸事不利的恼怒,哪怕鲁肃那边有理由,陈曦也气的够呛,结果这个时候袁家还添乱!

    陈曦出了宫门,直接上了阮共准备的车架上,一路疾驰,奔向长安这边袁家的养老驻地,比之、之前陈尚说是自己病危的时候,都着急一些,毕竟陈尚死得时候,陈曦明白原因,袁达死在这个时间点,甭管啥原因,都能给造出一堆的理由。

    阮共亲自驾车停在袁家门外,而这个时候袁家在长安的驻地只是稍显冷清,并没有发丧,陈曦不由得眯眼。

    “陈侯,是真的,没有开玩笑。”阮共低头解释道,他作为上一个时代的官僚和袁家不清不楚,这不是必然情况?而且长安这个情况,阮共也清楚袁达现在死,会引起多少的动荡。

    也正因此,在袁家人送了密信过来告知阮共此事之后,阮共稍加思索就去通知陈曦,这事太大了!

    陈曦眯着眼睛,左右看了看,发现这条街上居然没多少人。

    虽说袁家在长安最大的宅院被拿去搞华阳冶炼司之后,袁家就蔫了吧唧的搬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说是给袁家三老养老,戏称是养老族地,但袁家毕竟是袁家,门楣在那里放着,只要思召城尚在,袁家鼎盛豪门的门楣就不会垮塌。

    再加上五世三公的积累和底蕴,哪怕搬了一个僻静清幽的地方,也不可能出现这种门可罗雀的情况。

    “真去世了?”陈曦看着阮共询问道。

    “是真的,而且来送消息的人是和袁家族老一辈的老管家。”阮共很是谨慎的说道,要不是来人身份可以确定,而且现在形势如此紧迫,阮共绝对不会直接将陈曦带来,毕竟这可是冒着巨量的风险。

    陈曦叹了口气,他得自认倒霉了。

    陈曦还没敲门,在门内守着的袁随,直接让护卫将大门拉开了半片,然后将陈曦拽了进去,阮共也紧跟着进去,之后大门直接关闭。

    说实话,这已经是非常失礼的行为了,但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陈曦,也没有说什么,袁家现在越谨慎,越说明态度。

    “陈侯,抱歉,我大兄近几年身体一直不好,过了九十岁之后,更是多有疾病,这次真的是意外。”袁随第一时间给陈曦道歉,完全没在乎自己的身份,以及耄耋之年的寿岁,甚至有些低三下四。

    袁达去世了,没什么阴谋论,就是纯粹的天寿到了,昨日一阵风寒,有点冷,早早上床,晚上醒来食欲大开,要了顿夜宵,美美的吃了一顿,早上就没醒来了。

    袁家三老难道没大局观,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不引人注意最为重要?可寿命到了)袁达只是普通的内气凝炼,九十岁的高寿哪怕在二十一世纪去世,都能说一句喜丧。

    更何况在三国年间,到了这个年纪,就没有病死这一说,就是寿命到了,身体机能快停止了,至于延寿针,那玩意的原理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九十岁的人就算是打了也从随时有可能喜丧,变成有可能随时喜丧,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不用道歉,这种事情,只能说我最近运气不好。”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他现在多少对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话有了自己的些许的理解。

    从去年开始发生的那些事情,虽说有背后的因果,但集中到现在集体爆发,说实话,多少确实是有些运气不好的原因,

    “我们已经对于这边进行了封锁,在发现之后,第一时间让卫尉通知您过来。”袁随很是诚恳的开口说道,“消息并未传递出去,而且我们也不准备发丧,再拖一拖等事情过去之后,再另行发丧。”

    陈曦点了点头,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案,只是这样的话,陈曦隐隐皱眉。

    “大兄一直以家业为重,想来在九泉之下,也会认同我们现在的行为。”急急忙忙赶来的袁陶,也紧跟着开口解释。

    “袁家的情况最需要稳定,家兄在时也是如此交代我们的,而这个时候爆出家兄去世,无论如何都会将即将清澈的水搅浑,有些时候不是我们想要做什么,而是我们的位置某些行为必然会被他人所阐释,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维持稳定才是正道。”袁随紧跟着开口解释,“这边我们用的人都可以信得过,消息不会传出去。”

    陈曦想了想,又看了看袁家二老的神色,结合当前的局势,也明白这不是发丧的好时机。

    “既然能封锁住,其实不通知我们才是正确选择吧。”陈曦说话的时候,很是自然地看向阮共。

    袁家的底蕴确实是很强,但现在这个形势,在好几个世家死了大佬,一大群世家死了两千石官僚的前提下,让阮共来通知陈曦,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阮共已经是卫尉了,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毕竟袁家亲自下场谢罪,按照游戏规则,足够很多人不用被自杀了,而阮共接了这活儿,以后一旦暴露出来,奈何不了袁家和陈曦,还收拾不了你阮共了?

    “为了做最坏的打算,以防万一。刀袁随急切的说道,”“就算我们对自家人有再多的信心,也不敢保证其他家族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按着不发,不和他通气,等这件事过去,确实有可能做到,可万一呢,万一其他家族知道了,捅出来了呢,尤其是秘而不宣这种行为那能解释的可就太多了。

    是不是被自杀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当前局势有被自杀的价值,这很重要,故而一旦在独自做出决定之后,被其他人捅出来,那局势可就很有可能崩盘。

    因为到那个时候,以汉室的普世道德和官场规则来说,出格的就是陈曦了,毕竟汉代的普世道德和官场规则讲究人死罪消,死了一个大佬,后续的人就可以不再继续追究。

    所以汉代不少的高官在出事之后,就会自杀谢罪,这样就不会祸及宗族、后人,也能有一个体面,陈曦虽说不提倡,但也很难破坏这种从春秋时代遗留下来的道德惯性。

    “陈侯,你也知道,现在的局势,最求稳的其实就是我们袁家,我们一点动荡都不想有,不想被波及,也不想被拖下水,一直维持现状,对我们最好。”袁随眼见陈曦神色,开口解释道。

    “这点我明白,现在的局势对于袁家虽说不算好,但也不算坏,而这种不算坏的情况,可以靠实力破解,你们最担心的反倒是局势的混乱。”陈曦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对,事实就是如此,我们袁氏目前反倒是汉室所有家族之中最不激进,最保守的势力。我们只想缓过劲儿。”袁陶很是诚恳的说道,诚然局势对于袁家并不好,但只要不变坏,他们迟早就能熬过去,这是身为一个强者的自信。

    反倒是局势失控,陷入泥潭,是目前袁家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一旦陷入那样的麻烦之中,基本啥都干不了。

    身为世家,从这个巨坑之中跳出来,袁家上下都清楚,各大世家做事未必能做成但败事一个胜过一个。

    “我明白,荀家那边散了之后,我会快刀斩乱麻,尽快解决,你们这边也约束一下各大世家,相互掩饰一下,之后再发丧。”陈曦想了想,也觉得这局势是不能拖了,果断做出了决断,只是相比于第三个问题,还得拖一些时间。

    “也好。”袁随和袁陶对视了一眼,不再犹豫,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当前最好的结果了,至于其他他们已经不怎么奢望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la。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