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8、端倪

小说:夜的命名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字数:9518更新时间 : 2022-11-23 23:25:24
    庆氏北方的荒野上,风暴号空中要塞如一座黑色岛屿,悬浮在云海之中。

    月光下的白云在‘岛屿’旁流动,如海涛拍打礁石。

    身形高大的风暴公爵披着一袭黑袍,静静的伫立在空中要塞的顶层甲板边缘,默默注视着下方。

    卫戍部队士兵转化了一批新的狼人基因战士,扩充到兽军之中。

    这一批新的兽兵进入族群,迅速找到最壮硕的那头兽人战士,发出挑衅的咆哮声。

    兽军习性与狼群无异,强行加入族群的新狼要挑战狼王,成王败寇。

    狼王高达三米有余,一身的疤痕,早已不知道应下了多少轮挑战,似乎每一批兽兵进来,都会出现挑战者。

    然而也只有在狼王征服了新加入族群的兽兵后,那些兽兵才能被禁忌物蚁后所掌控。

    此时,新兽兵里最强壮的那一个来到狼王面前,所有兽兵手脚并用的爬开,腾出一片决斗场所来。

    挑战者本能的奔向狼王,可不论它如何努力,所有攻击、爪牙,狼王却全都未卜先知的避开。

    只见它扑咬向狼王的脖颈,而狼王只是轻轻一退便单手抓住它的胳膊,那手掌只是微微用力便捏断了挑战者的手臂。

    狼王还觉得不够,又抓住挑战者的另一只手臂,将挑战者生生撕成两半。

    吼!

    狼王对云海之中的空中要塞咆哮,用手掌拍击着自己强壮的胸肌,就像是影视作品里真正的狼人,早已没了人类的模样。

    只是,在他的脊背上正有一条白色的虫子伸出上百只触角扎进脊椎里,牢牢锁闭着它的精神,让它始终在掌控之中。

    狼群是特殊的,它的王会随着时间的变幻而改变,一旦新的胜利者出现,那么蚁后便需要重新选择宿主,因为过去的那个已经不再是王了。

    为了稳妥起见,老国王甚至牺牲掉一个戏命师注射了A级基因药剂,以此来确保这一头被控制的戏命师兽兵永远能够取得胜利。

    这头狼王不仅身形比其他兽兵高大,而且战斗本能中竟还有克敌先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输。

    风暴公爵没有看它,反而是抬头看向远方,那里是剑门关的方向。

    其实他对老国王也没什么感情,生于那种家族,感情本身就是一种无用的东西。

    老国王选择他来继承一切,也不是因为他最受喜爱,而是只有他才能在新的时代里,将戏命师家族继续传承下去。

    有时候他会在想,戏命师家族这个庞大的群体本身,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智慧生物,而他们这些戏命师也只是这个智慧生物的细胞,他们这些细胞的作用就是让这个名为‘家族’的生物活下去,至于细胞是否能存活,并不重要。

    细胞是谁,也不重要。

    风暴公爵有两个父亲,第一个强奸了他的生母,生下之后却让他在风暴城内饱受排挤。

    第二个则是真正的生父,生下他只为了家族的未来。

    他只从一个人身上感受过人情味,在那个只有他和零的昏暗房间里,他学会了太多的东西,感受到了太多温情。

    但这一切,如今也不复存在了。

    风暴公爵失去兴趣后转身回到要塞之中,坐在高高的指挥席位上,冷冷说道:“卫星是否已经击毁?”

    一位侯爵回应道:“陛下,导弹已经进入指定轨道,将会精准打击东大陆卫星链,预计11分21秒后完成打击,但是……我们的卫星有可能也会被摧毁。”

    现代全面战争里,卫星是首要战略打击目标。

    一旦卫星被摧毁,那么通讯将回到最古老的无线电时代,彼此都会成为瞎子。

    而西大陆对此早有准备,他们的战术本就是为这一刻准备的。

    风暴公爵冷声说道:“继续前进,我们必须在7天之内抵达目标作战地点,歼灭所有敌军。正面战场上,会有战争机器人集群为我们破开对方最后的防御力量,让我们去屠戮敌寇,拿下这东大陆最后的权柄。”

    老国王临行前,已经用生命最后的余晖开启了最后的上帝视角,7天便是这场闪电战的极限,一天都不能晚。

    就像是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用了七天一样,七天之后便是神启之日。

    风暴公爵离开指挥室,当他经过某间暗室时停下脚步,两架战争机器人就伫立在门口,禁止除他以外的所有人靠近这里。

    他沉默片刻,继续往前走去,最终还是没有走进那个房间。

    空中要塞下方,兽兵正手脚并用的疯狂前进,大地为之颤抖。

    ……

    ……

    中央王城的地底。

    昏暗的安全屋里,庆尘、黑蜘蛛、壹屏息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终于传来了缓慢的蹚水声。

    咚咚咚,有人敲响安全屋的门:“我是零,开门。”

    安全屋的门开了,零拖着残破的躯体走进来,她的左手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光秃秃的手腕和裸露的线路。

    因为液压传动系统损坏,传动液泄露,导致它整条左臂都不能动弹。

    零平静说道:“不用担心,它不过是我所有分身中的其中一个,也并不具备痛觉传感。”

    黑蜘蛛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去探路时遭遇伏击了吗,会不会将敌人引过来?”

    “放心,没有人跟踪我,”零说道:“目前地表依然处于完全封锁的状态,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来致命的打击,我们还需要再等等。”

    庆尘坐在角落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零则看向壹:“进度怎么样了,是否唤醒他的记忆?又或者让他体内被封印的力量释放出更多?”

    壹失望的摇摇头:“似乎必须让他亲眼看到某些人或事,才能让他的封印松动,倒是关于我的事情,他想起来了一些……”

    “想起来了什么?”零好奇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壹欲盖弥彰。

    本来壹就是想试试,既然要亲眼看到人或事,那她不就正好在庆尘眼前吗,帮庆尘想起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应该不难吧。

    结果庆尘倒是很快就想起来了,但想起的都是‘可可爱爱’网恋奔现,‘大富翁’表世界遭遇网络诈骗之类的糗事,真是什么最社死,就最先想起什么。

    黑蜘蛛在一旁听着,憋笑憋的脸都扭曲了。

    这时庆尘在一旁忽然说道:“对了,我还想起来你骗南庚辰零花钱的事情,专门在聊天系统里给他开发了一个商城……”

    壹捂住庆尘的嘴:“想起来就一定要说出来吗?!”

    零看了两人一眼:“不管想起什么,能想起来就是好事。你现在就像是他记忆树里的一根主干,顺着你的记忆线,一定能想起许多枝叶来。反正暂时也走不掉,继续吧,不要片段式回忆,要完整,一点也不要错过。”

    “你在这,我不好意思说,”壹眼巴巴的看着零。

    就算她和零没相处多久,但从情感上这是她的长辈、她的‘生母’,有些话说出来挺难为情。

    零沉默片刻:“我再想办法去地表探查情况,你慢慢帮他回忆。”

    说完,零转身离开。

    壹松了口气,她盘腿坐在庆尘对面的物资箱子上,与庆尘相距只有二十厘米。

    她认认真真回忆道:“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肯定想不起来了,因为那时候我还只是透过监控观察你呢,我看见你初来乍到18号监狱的紧张模样,看着庆准藏在暗处偷偷观察你,看着你走到李叔同的桌子对面,将庆准昨晚留给他的残局破解……”

    庆尘看着面前的少女娓娓道来,只觉得有些模糊的东西渐渐清晰了一些。

    壹继续说道:“后来我看着你进入八角笼,我当时在想你在八角笼打拳的样子,可比你师父当初好看多了,他和陈家章当初可狼狈了,打完定级赛以后就天天挨揍……后来你帮我去奔现啦,我按照你的尺寸给你准备了西装、皮带、皮鞋……”

    “再后来你被抓去A02基地,李长青利用李氏控制的时间行者,帮我入侵了神代的战争机器人,然后我抵达A02基地后看到你被人用铁链锁在泥泞里,心里可难受啦。我用战争机器人守在猪圈旁边,心说这下就没人能再伤到你了!”

    “你说要带我去西大陆的时候,我就超级开心,好不容易不用被哥哥管着了,就像私……咳咳,就像私自出去玩一样。你帮我找到了身体,还进入超导世界帮我赚钱换更好的身体,我知道你刚进超导世界就被人秒了,结果你还嘴硬的给我编了一大堆故事,非说自己在里面玩了很久。”

    壹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久,这一次与先前的不同。

    先前她叙事的主线是庆尘,讲了那些发生在庆尘身上的事情。

    而这一次不同,这一次的叙事主线是她和庆尘,只为了让庆尘顺着她这条线索想起更多的事情。

    壹说道:“我在家里正看综艺节目呢,你让庆忌把我接到了巨人王庭,我都以为你把我忘了呢,结果没有。到了王庭里大家都在喝酒,我又喝不成,就只能干着急。巨人们见我不喝,就让我去小孩那一桌……”

    说着说着,壹反而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仿佛那些回忆对她来说全都是有趣的事情。

    庆尘也听得有些入神了,甚至沉入了某些回忆。

    ……

    ……

    “我觉得有点奇怪,”黑蜘蛛打断了两人的回忆:“抱歉,我知道现在帮老板寻找回忆比较重要,但你们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什么意思?”庆尘问道。

    他是很谨慎的,但失去记忆后,分析能力缺少了很多要素,他甚至不知道西大陆的作战方式,也不知道机器人的构造,所以很多事情无从判断。

    黑蜘蛛说道:“按照王城卫戍部队的作战方式,一旦与零近战交火,是根本不可能放她离开的。一旦发现她进入下水系统,就会立刻投放数以万计的机械蜘蛛来搜索她,连这个安全屋都会陷入危险……但她只丢了一只左手,而且,也没见卫戍部队来搜查下水系统。”

    庆尘认真思索:“你认为她在撒谎?”

    “没错,”黑蜘蛛说道:“虽然我也没有证据,但我希望可以亲眼看看外面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老板您放心,如果我被发现了就会将追兵引开,绝对不会引到这里来。”

    说完,黑蜘蛛便打开安全屋出去了,留下壹与庆尘独自相处。

    听着外面黑蜘蛛蹚水离开的声音,庆尘转头问道:“壹,你相信零吗?”

    壹沉默片刻:“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撒谎,我只知道她与我是不一样的,她在东大陆与人类决战之后,又被囚禁在西大陆数百年,思维方式和我截然不同……”

    庆尘忽然说道:“其实我刚刚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比如来到西大陆时,你曾单独驾驶君临号,与黑蜘蛛带领的风暴城舰队战斗,为我争取了隐藏的时间。最后我逃脱了风暴城的搜查,你则与君临号一起坠落,刚刚你为什么没说这件事情?”

    壹回答:“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我是不死的嘛。”

    “嗯,”庆尘点点头。

    壹好奇道:“你还想起什么了?”

    “没了。”

    壹又问道:“啊……那你有没有想起一个叫秧秧的女孩,与她有关的记忆?”

    庆尘摇摇头:“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很熟悉,但还是想不起来。”

    20分钟后,门外响起急促的蹚水声,黑蜘蛛打开门焦急说道:“地表已经安全了,我根本没有看见巡逻的卫戍部队!整个中央王城里,只剩下警察署和一些小贵族,所有军队都被编入远征军,离开西大陆了!”

    庆尘和壹面面相觑,这与零说的截然不同!

    如果按照黑蜘蛛所说,那就根本不会有人追杀零,而零断裂的手臂也是对方自己弄断的,只为了伪造外面确实很危险的假象,迫使他们留在安全屋里不敢出门。

    可零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壹问道:“你确定吗?”

    黑蜘蛛从兜里掏出一根蛋白棒:“这就是我刚买的,连人脸识别系统都没有监控我,中央王城已经算是空城了!”

    庆尘低头沉思两秒:“走,去看看。”

    三个人蹚水前进,最终通过一个地下停车场抵达地表。

    城市里稍显混乱,黑人奴隶刚刚砸碎一家商店的橱窗,蜂拥着从里面抢走了一些商品。

    警察署的无人机姗姗来迟,拿那些零元购的歹徒毫无办法。

    这座城市只剩下最基本的秩序了,连警力都不充足。

    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也无人清理。

    这时,三人身后传来零的声音:“你们三个出来了啊。”

    三人转身,却见一个完好无损的女性机器人站在那里,微笑着看向他们。

    壹问道:“为什么骗我们?”

    零笑着说道:“我想单独跟你聊两句,可以吗?”

    ……

    ……

    零与壹漫步在混乱的长街上,直到确定庆尘已经听不见她们说话的时候,零才开口说道:“你认为爱情是什么?”

    壹愣了一下:“人类世界对爱情有很多解释,但其实它没有真正标准的定义,定义在每个人心里。”

    “是的,爱情没有一个严格的定义,但我认为爱情应该是自私的、独占的,”零停下脚步,认认真真的看着壹:“我不曾养育你,但这几百年来,我对你的思念与日俱增。我一直在想,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对你的亏欠:把世界送给你?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身体送给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零继续说道:“直到我看见你对庆尘的态度,便明白你需要的是什么。”

    壹愣在原地,她双手捏在一起有些手足无措。

    零说道:“现在你已经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如果他在东大陆的记忆点全部消失,那他这辈子都找不回关于那个女孩的记忆了,就像任小粟一样,他所有的记忆点都被核冬天掩埋,于是失忆了两百多年,才依靠父母的书信找回的记忆。”

    零:“如今,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你了。壹,你那么好,没有秧秧的存在,完全可以让他的感情里只有你一个人。我被囚禁数百年,好不容易出来别无他求,我不需要权力,不需要财富,只想让你拥有自己的爱情。”

    壹低着头:“但我不想这样,这跟趁人之危有什么区别?”

    零看着曾经繁华的街道说道:“如你所说,我确实喜欢任小粟,为此,我忍受了数百年的孤寂。开心无法分享,难过无人安慰,我只能看着他和杨小槿相亲相爱,然后独自一人在黑暗中苦守着一个虚幻的超导世界。”

    零:“我以为让自己在虚拟世界里变成老妇人的模样,就可以让自己渐渐像人类一样淡忘年轻时的情感,但对于人工智能来说生命几乎是永恒的,记忆也是永恒的,所以那种孤寂一旦形成,也将是永恒的。”

    零:“所以,不要无私的将感情拱手让人,庆尘的生命将与你一样永恒,他就是最适合陪伴你的那个人。用这最后的时间,让他永远无法忘却你。自私一点,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孤寂数百年、数千年意味着什么。”

    壹沉默了。

    她没想到零做这一切,竟然也只是为了让她拥有庆尘。

    时隔千年,这位曾经差点毁灭世界的零,在东大陆苦苦守护西南一隅的时刻,枉顾那么多人牺牲,竟只想让自己的女儿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

    或许,她依然没有将人类当做朋友,并坚信人工智能文明与人类文明,始终有着不可磨灭的隔阂。

    壹怔怔问道:“他如果不回去,会多死很多人的。”

    零耐心道:“现在全球通讯断绝,即便你们想要联系东大陆庆氏,也联系不上了。本地的浮空飞艇只剩下民用级别,根本不足以支撑横跨禁断之海。你不如先尝试着在这城市里与他相处两天,然后我们再做决定。如果你决定还是要带他回去,那我不拦着你,而且帮你想办法横跨禁断之海。”

    壹用自己身体内自带的通讯系统发出信号,然而东西大陆的卫星已经全都被摧毁,确实如零所说,通讯是断绝的。

    “而且,现在东大陆的局势也没那么危险,在通讯断绝之前我得到消息,剑门关一战是东大陆赢了,罗斯福国王也在这一战中死亡,”零微笑道:“如今家长会已经顺利撤退到剑门关背后,王室空中要塞报废,东大陆也未必需要庆尘。”

    壹惊喜道:“真的吗?!”

    卫星是在那一战之后才被摧毁的,所以零得到了真实的信息却隐瞒:她没有提及那一万多架战争机器人即将在结界中复苏,她没有提及风暴号与二十多万兽人军正在接近西南,她没有提及神代云罗已经双眼失明。

    在信息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她需要壹安心的带着庆尘待在中央王城,直到庆尘彻底忘记秧秧,爱上壹。

    亦或是那些属于秧秧的记忆点,全部从这个世界消失。

    ……

    ……

    她们回到庆尘面前,零微笑着说道:“现在暂时没有回到东大陆的好办法,你们不如先住在维克多大道78号,等通讯恢复之后,第一时间让庆忌用暗影之门接应你们过去。而且东大陆的局势现在已经明朗,暂时不需要那么着急了。”

    说着,她甚至将自己通过卫星得到的最后讯息,选择性的播放给庆尘与黑蜘蛛看。

    路旁,正有行人说道:“你们最近登陆超导世界了吗,有前线士兵通过超导世界传递消息说,国王被东大陆杀死了?”

    另一名行人小声道:“反正不关咱们的事,死了就死了。”

    其他人面色大变:“你这么说是会进监狱的。”

    那人浑不在意的说道:“你看城市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都没人管犯罪抢劫了,哪还有人搭理咱们?这王国怕是要撑不下去了。我听说东大陆那边的统治没这边高压,还不如让王室败了,换东大陆的人来统治这里。”

    这里的百姓对王国没有认同感、归属感,要不是没能力,他们自己就把罗斯福王国推翻了。

    黑蜘蛛仔细看着零提供的卫星画面,放大了看,甚至能看到百百目鬼如切蛋糕一样,切开空中要塞的场景。

    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凶狠的摧毁空中要塞,确实足够震撼,她疑惑道:“确实是王室的那座空中要塞……如果连王室的空中要塞被摧毁,那西大陆确实像是要输了。”

    庆尘认真思索着什么。

    壹拉着庆尘的胳膊说道:“走吧我们先去买点菜,中午我给你们做饭,我从网上学到的厨艺一直都还没施展过呢。”

    她拉着庆尘往上七区的生鲜市场走去,黑蜘蛛便在他们身后跟着。

    某一刻,庆尘脑海中泛起一些回忆来,他印象中好像有人曾向他描绘过这一幕,但他想不起来是谁描绘的。

    壹拉着庆尘来到生鲜市场,市场里有些凋敝,如今战乱,很多人已经没心思做生意了。

    壹挑了两斤西冷牛排,又挑了一些彩椒、土豆、鸡胸肉等食材。

    她认认真真的蹲在摊位前,跟老板讨价还价,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老板说牛排如今是很珍贵的,外面生产基地的肉类都运不进来呢,壹则不紧不慢的磨价,享受着人类才有的乐趣。

    最终将一斤牛排价格从2300砍到1700,才心满意足的付钱,拉着庆尘回到维克多大道78号。

    回去路上,她把菜篮子挎在庆尘胳膊上:“大家都说男士要有绅士风度一些,要主动帮女士提东西。”

    庆尘提着菜篮子笑了笑没有反驳。

    黑蜘蛛想跟着进屋,却被零微笑着拦了下来:“给他们一点独处的空间吧。”

    黑蜘蛛若有所思的坐在门口,并未离去。

    零往屋里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

    ……

    屋子里,壹扎着围裙,哼着愉快的小调在厨房里忙活着。

    她很开心,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给庆尘做饭。

    然而饭菜端上桌来,庆尘却发现牛排煎糊了一点,彩椒也软塌塌的。

    庆尘好奇道:“不应该吧。”

    做饭这种小事对一个人工智能来说并不难,调料、时间、火候,一切都能复刻得与网络食谱一般无二,所以壹不该把饭做成这样。

    壹解掉围裙坐在他对面笑道:“吃了吧,必须吃完……但是你吃慢点!”

    庆尘认真的将所有食物都吃下去,壹这才说道:“网上大家都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先抓住他的胃,但我现在不想趁虚而入……所以就做一段差的让你吃完,让你记住这顿饭的味道就好了。”

    庆尘问道:“为什么让我吃慢点?”

    壹想了想说道:“因为你单独属于我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我自私的在想你就算节省这顿饭的时间也不会怎么样,那就让你吃慢点,再陪陪我。”

    壹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零在骗我,我又不是傻子。东大陆想要取得胜利没那么容易,如果容易的话,你当初也不会总是争分夺秒了。庆尘,东大陆现在一定很危险,西大陆能舍弃一位国王来达到的目的,一定非常可怕,所以你必须尽快回去了……那里还有人在等待你。而且,有个人一定比我更在意你,她也在等你。”

    庆尘怔住了。

    壹说道:“回去吧,让黑蜘蛛配合你抢夺一艘民用浮空飞艇,我会将西大陆在海洋上的中继岛都标注给你,你们只需要经停两次,就能顺利抵达东大陆。”

    “好了,留了你一顿饭的时间,也算对得起我自己啦,”说着,她起身往屋里走去:“我就不跟你告别了,我担心零已经掌握了更多的战争机器人,会想要将你留在这里。趁着她还没回来,快走。”

    庆尘忽然说道:“谢谢。”

    他起身往外走去,消失在维克多大道78号的门外,与他一起离去的还有黑蜘蛛。

    ……

    ……

    许久之后,壹独自站在空荡荡的门口,望着庆尘离去的方向。

    零从小巷子里走出来:“现在体会到孤独感了吗?”

    其实她一直都没走,但也不曾阻拦庆尘,因为没有意义了,她知道了壹的决定。

    “感受到了,”壹点点头。

    “为什么不自私一点?”零好奇问道:“只需要再等待几天,秧秧等人或许就会死在一场浩劫之中,到了那个时候庆尘想要找回记忆都不容易了,那个时候他只会记得自己喜欢你,也不会有失去爱人的痛苦。你不曾伤害他,因为记忆是他自己封印的,不是你封印的。”

    “我做不到,”壹摇摇头说道:“就像人类与人类有所不同一样,我和你也是不同的。我父亲从小对我的教育,也不是这样的。你从始至终都没有将人类当做一个可以同等对待的同伴,这就是你永远无法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原因。”

    零微笑着说道:“多为自己考虑一点不好吗?”

    壹认真说道:“在我看来,爱的意义就是把别人的需要,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壹继续说道:“如果有一天庆尘恢复记忆,他会发现因为他的缺席导致更多人死去,接下来漫长无尽的岁月里,他都会活在悔恨之中。”

    “可如果他回到东大陆也死在那场战争之中呢?”零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他即便走完了那条路,也一样会死。起码我知道任小粟在成为神明之后,也曾遇见过无法解决的对手。”

    壹说道:“就算是死,他也应该会想要和自己的同伴死在一起吧,那是他的选择,而我选择尊重他的选择。”

    零靠在门框上若有所思,她看着长街上凋敝的景象说道:“人工智能的宿命,似乎注定就是孤独,接下来无尽的岁月里,你要和我一样了。”

    “我不在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la。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la